广州市惠爱医院坑骗患者乱收费

 广州市惠爱医院坑骗患者乱收费
  要有人看到了请大家互相转告——和转发到各大网站——去——我不会到大型网站发帖——请大家帮帮忙——《惠爱医院》害的我现在好苦——这个医院希望政府去管管——这些乱收费——故意拖延时间本来我可以早些把胎打掉的——现在说要70天才可以打——我现在已经不能打了——要做流产——这个医院是家黑店啊——各大媒体去暴光以下吧——这是个害人医院——请你们互相发一下——谢谢——谢谢你们——
  广州惠爱医院护士素质差到爆,我们砸钱来住院就像在监狱,护士素质差的要命我等会拍一张素质最差的。希望更多生病人士别来这家坑人坑钱医院十天花了两万,稍后发送素质差到爆而且坑人还拿钱不办事的护士照片,三楼住院部郑朝盾医生态度极差!!家属哭诉跟他说是不是用错药了,他不听家属的意见!给很多健康人落药把他治成了精神病人!! 现在省人民医院医治,效果显著!太恐怖了,要是在拖下去,我怕人财两空!黑心医院。还有一个陈映梅!!黑,医好人医成傻子就厉害!!!
  相关报道:揭开惠爱医院“护花”黑幕
  珠海市卫生局称其没有诊治性病资质,相关“护花工程”广告也没有经过该局初审
  编者按
  12月10日,本报《珠海杂志》D84版刊登了《“护花工程”引发质疑》的报道,对珠海市惠爱医院存在的以免费妇检作诱饵,大掏患者腰包的事件进行了披露,引发社会的广泛关注。近一段时期以来,来自珠海等地的众多读者致电本报,反映惠爱医院等无良门诊行医中的诸多劣迹,表示坚决支持本报对珠海市惠爱医院等部分不良医院和门诊行医黑幕进行揭露,并希望能引起珠海市有关主管部门的高度重视,加强对社会民间医疗机构的规范化管理。
  与此同时,珠海市惠爱医院对本报的报道也作出反应,并在近一段时期连续在当地一些媒体上刊发所谓的“通告”和“启事”,打着“医者如佛,爱似莲花”的幌子,企图掩盖患者反映的“护花工程”黑幕。为此,本报对采访报道惠爱医院“护花工程”的有关情况向广大读者作如实陈述,以正视听。
  【患者报料】“护花工程”神神秘秘
  今年11月1日晚,本报记者接到一位在珠海市某公司工作的施姓女士的报料电话,该女士称,“我和公司另两位女同事看了当地一媒体的广告后,昨天前往拱北惠爱医院三楼做免费妇科检查,但在检查过程中,医院的许多做法让人感到很奇怪,我觉得有很多疑点,希望能给你们记者反映一下。”
  施女士说:“第一,我到那儿去做免费检查,一个女医生看了一下我的情况,就说情况比较严重,开单让我做阴道镜和支原体、衣原体检查,我当时没带够钱,就给收款处的小姐讲,能不能用医保卡,她刚开始说不行,我就说没有带够现金,她又回答说可以,但不能给发票。我当时就觉得奇怪,刷医保卡后就应该打出电脑发票,怎么会不给顾客发票呢?我和她争了几句,认为反正能先刷卡做检查就同意了。第二点让我怀疑的是,我去做阴道镜检查后,检查人员不给我检查单,非要带着我去找医生,我也不知道检查的结果是什么,感觉神神秘秘的。更奇怪的是,做完检查后,我向医生要我的病历,医生竟然说不能给病历,病历是我花钱买的,凭什么不给我,我认为这里面有问题。”
  施女士告诉记者,“医院说支原体、衣原体检查要48个小时后出结果,我准备下星期一去取,如果你们记者感兴趣的话,我希望你们能派个女记者和我一起去取化验单,了解这家医院的一些情况”。
  【记者目击】癌症加性病吓坏患者
  11月3日(星期一)上午,本报派一位女记者与施女士取得联系,当天下午一同前往惠爱医院去取支原体、衣原体检查单,并到前一次给施女士看病的周姓医生处复诊。
  周姓医生看了化验单,施女士便问情况怎么样,对方当着记者和其他一些患者的面回答道:“你的宫颈糜烂已经是二度了,三度就是癌症了!让你赶快治你还不同意。还有你可能有淋病啊,检查显示是阳性,这个你可以再复查一下。”听了医生的这番话,施女士当时又羞又急,并怀疑检查结果。施女士要求拿病历回去,但医生不给,说要留着作登记,施女士不同意,并乘周姓医生不注意,从其手中将自己的病历抢了过来。
  11月7日,施女士打电话告诉本报记者,她到珠海市妇幼保健院做了复查,事先没有告诉医生自己到惠爱医院检查过,结果妇幼保健院的医生说她的宫颈糜烂是一度。施女士问医生是否要做一下支原体、衣原体等检查,医生说不用。记者问她医生是否认为她没有淋病,施女士回答说:“是,我问医生需不需要查,她说没那个必要。”
  鉴于施女士称自己没有在妇幼保健院作支原体、衣原体检查,和惠爱医院的检查结果无法对照,记者就暂时放下了对惠爱医院“护花工程”投诉的有关采访计划。
  12月初,本报又接到了多起患者对惠爱医院的投诉,本报三名记者于是开始对患者反映的惠爱医院情况展开全面调查。
  【两次暗访】结果和大医院明显不同
  为了稳妥了解和掌握惠爱医院在“护花工程”中存在的问题,本报记者先后在12月2日和12月4日找到了两位准备到惠爱医院做免费妇科检查的女患者,在征得对方同意后,记者以患者朋友的身份陪同两人在惠爱医院进行了暗访(暗访情况详见本报12月10日《珠海杂志》D84版)。
  两次暗访一结束,本报记者便陪同两位患者前往珠海市妇幼保健院,在没有向医生透露任何情况的前提下,按在惠爱医院检查的内容,要求市妇幼保健院重新做一遍检查和化验。在检查过程中,有些项目妇幼医院的医生认为没必要检查,但在记者和患者的主动要求下医生才开了化验单。
  几天后,记者陪同的两位患者在妇幼医院的检查结果出来,经过对照,发现两家医院检查结果有明显不同。惠爱医院明显存在夸大病情的问题(详见下表)。
  【接触医院】大谈树形象工程
  12月5日下午,本报记者根据采访掌握的情况,前往珠海拱北惠爱医院采访,在该院后楼,当记者要求采访医院院长时,该院总务科的负责人称院长不在,并询问记者有什么事情,当对方得知记者要采访“护花工程”的一些情况后,马上打电话让院策划部负责人来接待记者。
  在医院一接待室,该院总务科负责人和自称策划部及办公室负责人的三位先生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当知道记者是采访患者反映医院妇检中存在的问题时,对方大谈“护花工程”受到多少人欢迎,院方花了多少钱做广告和免费检查。当记者问对方,作为一家经营性医院,如何收回医院做广告和免费妇检的近百万元资金时,对方一位瘦高男负责人解释称,“我们主要是要先树立品牌”等等。而对于患者反映的院方在诊治过程中,有不给患者病历、刷医保卡不给发票、小病当大病医、劝患者做缴费检查等问题时,对方称因为来参加免费妇检的人太多,许多人等不及排队和憋不住尿,自愿要求改做其它有偿检查的。对病历不给病人等一些做法,对方当场予以否认。
  【副市长】不规范医疗广告要认真查
  12月18日上午,在珠海市“全市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工作现场会”结束后,记者就惠爱医院的问题采访了分管卫生医疗工作的副市长余荣霭和珠海市卫生局局长刘松青。
  刘松青局长听了记者的反映后当即表示:“我们正在了解这件事情,我们比你们媒体知道得还早。”刘松青说:“关于惠爱医院的情况,目前市卫生监督所正在查,年底肯定会有一个情况通报会。目前我们已经接到患者的投诉,经调查属实的话,将按照《医师法》进行严肃处理。”
  珠海市副市长余荣霭则表示,某些医院刊登不规范的医疗广告这个问题一定要认真查,绝不能出现虚假广告。他说:“我们一定会规范它。”
  【广告反馈】惠爱打听采访情况
  12月5日晚,本报广告公司负责医疗口的一位女工作人员给记者打来电话,称惠爱医院策划部一位黄先生找了她,询问本报记者采访惠爱医院“护花工程”的情况是否要做报道,惠爱医院有关负责人想打听些情况。
  12月8日(星期一)惠爱医院的黄先生再次打电话向本报广告业务人员了解情况,并提出要在本报做广告,能不能不让本报记者报道惠爱医院“护花工程”的情况,本报广告业务员给予坚决回绝。
  【医院股东】深知报纸运作奥妙
  12月10日,本报有关惠爱医院“护花工程”引发质疑的报道出来后,本报广告业务人员又给本报记者打来电话,称惠爱医院的股东余某某从东莞打来电话,称对本报报道很生气,同时打听本报还会不会再做后续报道,并称自己很了解报纸运作,知道其中奥妙!并说第二天要请广告业务员出来坐坐。
  【医院公告】举报电话错登副局长电话
  本报《“护花工程”引发质疑》报道见报后第二天,惠爱医院在当地两家媒体上发出公告,称要“寻找‘护花工程’质疑人”,并登出惠爱医院、广告媒体和珠海市卫生局的举报电话。
  当天上午,先前向记者反映情况的施女士在看到惠爱医院的公告后,与本报记者取得联系,提出自己的看法,本报记者决定与其一同前往珠海市卫生局反映情况。到了卫生局后,卫生局两个业务科室的负责人告诉记者,惠爱医院没有经过市卫生局同意,就私自将该局一位唐姓副局长的电话打上报纸当作举报电话,引起这位副局长的强烈不满。卫生局当天上午打电话告知惠爱医院,要求其立即停止以卫生局的名义搞什么“公告”。卫生局有关负责人在认真听取了施女士反映的情况后,称当天上午他们已派人到惠爱医院进行调查,并告知记者,惠爱医院所做的“护花工程”广告没有经过市卫生局初审,其也没有诊治性病的资质。卫生局有关负责人还告诉记者,惠爱医院擅自将市卫生局一副局长办公室电话登出的当天,幸好唐副局长外出开了一天会,否则麻烦就大了。
  本着为广大患者负责的精神,第二天,本报将在卫生局了解到的惠爱医院无资质诊治性病的情况再次做了跟踪报道。
  (相关评论见今日本报A02版)
  惠爱医院谎言
  寻人质疑落了空 承诺实则无人听
  本报有关珠海拱北惠爱医院开展“护花工程”活动中存在欺骗行为的报道刊出后,社会反响强烈。但惠爱医院对患者反映的问题不是认真反思如何改进工作,而是采取不断在媒体上刊登所谓《公告》的方式,实施广告炒作和狡辩,为了全面反映惠爱医院近一段时期以来编造的谎言。
  12月18日,惠爱医院再次在珠海两家媒体上登出寻“护花工程”质疑人公告,称其登出寻质疑人“公告”8天,“所谓的’质疑人‘还没有出现”,并称要继续寻找‘质疑人’、“我院承诺不追究‘质疑人’责任,并将给予重酬”。事实是许多投诉者向本报反映,他们在惠爱医院打出公告的当天就按“公告”上打出的卫生局电话投诉,但这部电话一天都无人接听。还有患者向本报反映,他们按惠爱医院自己打出的投诉电话进行了投诉,但根本就不相信惠爱医院能诚心接受患者的投诉。
  12月20日,惠爱医院刊出《公告》称,自己只刊登过一次题为《前列腺炎、泌尿感染性疾病专业治疗》的广告,但经本报查实,该院在此之前已在当地媒体上刊登了大量此类广告。
  两位患者在两医院求诊结果对比
  蒋女士(34岁)
  惠爱医院
  主诉白带多,外阴痒。惠爱医院白带常规检查结果为:白细胞〉50/HP、霉菌:0、滴虫:+、线索细胞:+。医生要求做支原体、衣原体培养,结果均为阴性。
  珠海市妇幼保健院
  珠海市妇幼保健院白带常规检查结果却是:白细胞0-5、真菌:0、滴虫:0、线索细胞:0。医生认为这种情况没有必要进行支原体、衣原体培养。
  廖小姐(21岁)
  惠爱医院
  主诉外阴痒,在体检项,惠爱医院的医生写道:外阴大阴唇内侧颗粒状粗糙,阴道充血,诊断为宫颈炎、盆腔炎等。白带常规检查结果为:白细胞〉50/HP、霉菌:+、滴虫:0。
  珠海市妇幼保健院
  珠海市妇幼保健院的检查结果却是:外阴正常,阴道畅(医生表示未见湿疣)。白带常规检查结果是:白细胞0-5、真菌:0、滴虫:0、线索细胞:0。医生诊断为宫颈炎。
 高街网(gaoojie.com)

 
 
 
 

转载请注明出处爬爬吧 » 广州市惠爱医院坑骗患者乱收费

条留言  
给我留言